《儿子的女朋友》

1年前 (2023-03-06) 3 点赞 0 收藏 0 评论 206 已阅读

过年了,刘惠子正忙着炸丸子,刚将一块捏成小兔子形状的面团扔进炸锅,电话叮铃铃的响了起来,“这个时候了,是谁呀?”刘惠子嘴里嘟囔着,用围裙擦擦手,小心翼翼的拿出电话,尽管儿子给她买这个电话已经2年了,可是她对这个像火柴盒一样的东西还是有些敬畏的。自从儿子上大学后,她就很少见到儿子了,就算是假期,儿子也要在外打工,想儿子的时候,她只能通过村口的小卖部给儿子打个电话。后来儿子工作了,她也就有了这个手机,她从最初的接打电话,到现在微信、QQ用的都顺手。并不是她好学,只是每次她都能通过这个手机看到儿子的面,这使她的心里非常的满足。

“妈,在干啥呢?我过几天就回家了。”

“嗯,好呀,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肉丸子,家里的炕也烧的热乎乎的,你来了就能陪娘好好唠唠了。”

“知道了,妈,这次来我给你带来了个惊喜,你就乐呵着吧。”

“呵,啥惊喜?你早点回来对娘来说就是大惊喜!”

“嘻嘻,好嘞,娘,你就等着吧,保准你开心!”

电话挂了之后,刘惠子抽了张干净的纸擦了擦手机,又将它郑重其事放在上衣口袋里,看着锅里的炸果陷入了沉思,儿子宋景明从小就没有了爹,是她靠自己的绣针活计来养家的。早前,她家里是开绣坊的,她从小就跟母亲学习针线,她要强也拼命,当时她的绣技也属高超。只是后来她嫁与了北方汉子宋大明,这门技艺便也不大做了。宋大明是个典型的东北汉子,身高180,虽然体胖腰圆,但他却是个善钻营的,走南闯北的赚了不少钱。她也便安心地在家照顾儿子,没事可干的时候,她便重新拿起绣花针,绣个枕巾、肚兜啥的,也可在赶集的时候换点家用,日子到也过的和和美美。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丈夫宋大明在外干活的时候,勾搭了一个小姑娘,这事弄得村里人尽皆知,最后竟然拐着姑娘跑了。这无异于给刘惠子当头一棒,无奈,她就只有没日没夜的做出更多的绣活,但这无异于杯水车薪,后来村子里有手拙的妇人都喜欢在红白事上让她来给自己绣个被子、寿衣啥的,这才解了燃眉之急。她的技艺在村子里出了名,找她做活的人越来越多,这些年倒也不用自己下地那样辛苦干活,可是有利也有弊,做了如此多的绣活,她的眼睛也快熬瞎了。但好在儿子争气一路顺顺当当的,如今更是考上了公务员吃上了公家饭。这几年,在儿子的努力下,买了套房子在城里。儿子也提出将她接过去,她拒绝了。她知道儿子孝顺,可是她不想离开这个自己活了大半辈子的家,再说,这里还有她留恋的人,她走了,他一个人孤零零的怎么办?拒绝了几次后,儿子也就不在提了。这次他说有惊喜,不知道是什么呢?刘惠子还在沉思中,忽然闻到一股焦味,心一惊,连忙用筷子捞起已经发黑的炸果,盯着它看了好一会,扔进旁边的垃圾桶,然后端着炸好的炸果离开了厨房。只剩下刚刚在垃圾桶里被炸的冒黑烟的炸果,似能猜透人心灵的恶魔,挥舞着手臂,在这寂静的厨房莫名添加一份不安来。听到敲门的时候,刘惠子正在擦拭牌位,这个牌位是宋大明的,虽说他跟人跑了,可刘惠子却倔强的认为他死了。她刚一出屋子后就看到了儿子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进来,高大的身躯后面立着一个娇小的女子,儿子接触到她的眼神,立刻将后面的姑娘拉到面前呐呐的说:“妈,这是我的女朋友文芷雨”。刘惠子愣了一下,她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,只见她弯弯的柳叶眉下是一双葡萄般黑亮的大眼睛,看向她的时候,眼睛更是又圆又有神,皮肤倒是有些黑,不过配上这对眼睛就立马显出天真的气质来,嘴唇倒是薄薄的两片,凹凸有致的身段,使得这天真的气质中又增添了几许妩媚。刘惠子看着有些不喜,她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喜,就是莫名觉得这姑娘有些太漂亮了,膈应着她连见到儿子的喜悦都冲散了不少。她不动声色的拉住了儿子的手,使得他离自己近了点。

饭桌上,刘惠子端出自己的压轴菜―红烧猪蹄,这猪蹄她可足足炖了4个小时,外面浇上自制的酱料汁,红色的猪蹄上撒上几粒切的细细的葱花做点缀,色泽鲜艳透红,闻起来浓郁鲜香,让人胃口大开。这道菜是儿子和自己最喜欢吃的菜了,小时候家穷,只有过年才能炖上一顿,儿子明明馋的咽口水,但还是将第一块夹到她的碗中,待自己吃完第一口后才肯自己去吃。刘惠子一直都以自己生了一个乖儿子而骄傲。她落座后,儿子照例将第一块猪蹄夹给自己,未等自己入口,他就急不可耐的夹了第二块给了文芷雨,“小雨,快尝尝,这可是我妈的拿手好菜,比起饭店里的大厨也不遑多让”。刘惠子看着言笑晏晏的两人,心里突然起了酸涩,眼前可口的饭菜腻的堵住了她的胃口。

儿子从小和他相依为命,母子情分自是深厚。他一直没有带过女朋友回家,她也就装不明白,她老觉得儿子还小,又怕别的女孩照顾不好儿子。可是,现在看着两人亲密的模样,刘惠子有点心烦的走出了屋子,倚在那颗无花果树下。她从窗子外看着文芷雨披散着头发,穿着露肩的睡衣,越发衬得她玲珑娇俏。刘惠子冷冷地看着她边撩头发边和儿子说话,扭头走进了卧室。却不想,文芷雨也隔着窗户用余光看她,她看着刘惠子轻轻的倚靠在那颗无花果树上,对着它轻轻吟语,远远看去就似一对甜蜜的恋人一样相依相偎,文芷雨心里突然就打了一个冷颤。她本就是心理学毕业,看人更是入木三分。她可以从刘惠子的眼中可以看出对自己的不喜,而且她看向宋景明时的控制欲都使文芷雨极度不舒服,这真的只是一个母亲的恋子情结吗?想到宋景明半夜被噩梦惊醒的样子,她的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,虽说她是心理医生,但只是个助理,她也试过给宋景明催眠,却怎么也唤不醒他的噩梦。每次催眠时候,他就只说出老家的名字以及树,想到树文芷雨看着眼前的桃树眯了眯眼睛,会是这棵树吗?

第二天,刘惠子带着宋景明出去置办年货,路上人来人往,小贩的叫卖混合着炸糕的香味,甜到了刘惠子的心窝子。她拉着儿子的手在这人群中穿梭,因为兴奋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,细细的柳叶眉下面是双含笑的眼睛,一眨不眨的盯着路边的糖葫芦。宋景明看到母亲这样,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,触到母亲祈求的目光,伸手要了2串糖葫芦,母亲似孩子般爱不释手的拿着手里的那串糖葫芦。母子二人边走边聊,忽然前面拥挤了起来,原来是村里的舞狮队拖着长长的尾巴舞了过来,一瞬间,唢呐声、鼓声、人群的喝彩声震的刘惠子的头脑发麻,她不自觉的靠近了儿子,将儿子的手拉的更紧了,人群越来越拥挤,刘惠子却觉得自己的手越来越松了。她有点紧张的看着儿子,却只看见了一个往前奔跑的身影,她也急急忙忙朝着儿子的方向跑去,却没有抓住儿子的衣角。她被兴奋的人群踩了几脚,疼的她几乎喘不过气来,好容易挤出来寻找儿子的时候,却看到她儿子怀里护着文芷雨。刘惠子的心里忽然起了一阵戾气,看着那刺眼的一幕,嗓子眼涩的她发抖。

晚上,文芷雨由于脚被扭伤,被刘惠子安排在西房,她嫌屋子里闷热,身上随便裹了件睡衣坐在了门边的石头上,她从小就住在大城市里,一直很向往农村的炊烟,青石街道以及流水的小桥,在这里她有一种脱离世俗的感觉。更让她开心的是宋景明家门前竟然有一小片竹林,更有一种白云深处有人家的柳暗花明之感。正在她惬意的闭上眼睛享受这一切的时候,突然感觉到脚踝处湿湿滑滑,似被什么东西舔着,她一惊,坐直了身子却看到脚边有一条蠢萌的小狗摇着尾巴在舔她的伤脚。文芷雨不禁莞尔一笑,许是自己的脚上用的药吸引了这小狗吧,文芷雨不禁抱起了小狗放在自己的怀里,小狗在她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,小鼻子不停的嗅来嗅去。挣扎着爬下来专心的她前面的那棵树下刨着,文芷雨有些哭笑不得,正想再次将小狗抱到怀里的时候,却看到刘惠子穿着松松垮垮的衬衣走了过来,文芷雨立刻坐直身子,对着刘惠子微微一笑,等看清刘惠子身上穿的竟然是宋景明的衬衣做成的睡衣,她有些瞠目结舌。她刚要站起来的时候,就看到刘惠子似风一般穿过她生气的将小狗踢了一脚,小狗痛的哀嚎一声就跑了,文芷雨有些生气,她还没来的急说什么,就听到刘惠子生硬的声音:“文小姐,请自重,我一向对狗毛过敏,以后请不要随意将狗带到屋子里来。虽说你是景明的女朋友,但以后成不成还不一定,请文小姐清楚自己的身份,我不想再在院子里看到任何的动物,文小姐听明白了没有?”文芷雨有些愣怔:“阿姨,这狗不是我养的,是刚才从外面跑进来的,您不觉得你这么对待一条狗有失您的风度吗?再说你对我有什么意见就直说,何必对着小狗出气呢?我是宋景明的女朋友,阿姨可以对我不要有偏见吗?”“偏见?”刘惠子淡淡看了一眼文芷雨:“我对你没有什么偏见,只是文小姐不亏是城里人,大半夜的露出两条大腿,我想真是农村人比不上。”这就是暗含她作风不良了?文芷雨一嘟嘴:“那也比阿姨您好,穿着儿子的衣服进进出出,不知道的还说阿姨你穷的买不起衣服呢?”文芷雨嘴快的说出这句话就看到刘惠子低着头,将脸藏在暗处。正在疑惑间,就看到刘惠子走了,留下一句话:“无论如何,不许养狗。”文芷雨看着大大的衬衣套在她纤弱的身体里,似翩飞的蝴蝶,如果她刚才没有看错的话,刘惠子脸红了?这是她的错觉吗?她看着手里一枚银制的方形戒指,本来是想给刘惠子的,却想了想给了宋景明,当宋景明看到这枚戒指的时候,他的心里是震惊的,一些片段依稀涌进自己的脑中。当他将这些记忆告诉文芷雨的时候,文芷雨说:“你确定这枚戒指是你爸的?”宋景明想了想说:“对,这个戒指是父亲的,母亲有一枚和他一模一样的戒指,母亲的戒指里面写的是宋,但你看,这个戒指里面刻的是刘,那么这个戒指是母亲的没错了。”“你知道这是我从哪里找来的吗?就在那颗树下,昨晚我在树下乘凉的时候,一只小狗扒拉出来的。你说这棵树会不会和你失去的记忆有关?”“这棵树是母亲嫁给父亲的时候,父亲亲自移栽的,这应该没有多大关系吧?”“可是我总觉得这棵树有点邪门,你妈不是说你爸跟人跑了吗?为什么她会有他的牌位,而且日日供奉?这从原则上讲不通呀,你母亲不应该对他恨之入骨吗?”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母亲说我6岁那年摔下屋顶后,因为昏迷不醒,所以找了我们这里的半仙算了算,说是孩子没有爹给吓的,后来我母亲才为父亲立了碑。”“真的是这样吗?可是我总觉得这棵树怪怪的。”说完两人同时盯着门外那颗快盖过屋顶的大树,细碎的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洒下来,突然一声惊雷,随后大风突起,枝叶剧烈摇晃起来,两人俱是一惊。却没有注意到,门“吱呀”一声。

这场雨连下了3天,窗外阳光正好,文芷雨喝了一口刚刚刘慧子端过来的鸡汤,觉得浑身舒爽。她贪婪的呼吸着泥土混合着青草的香味,刚被雨水冲刷过的无花果树叶上似缀满了无数的宝石,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晶莹的光芒。突然文芷雨看见,那天那只小狗又带着2只小狗闯进了后院那颗树下使劲的用后腿刨着,文芷雨看着这几只小狗很快在松软的土地上刨出了一个大坑。她“呼”的一声赶跑了小狗,看着那个大坑不禁有点好奇,这儿到底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些小狗几次三番的过来呢?未等她想明白,一阵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。

文芷雨开着车从后视镜看到通向村子的那条小路越来越远,她不禁有些失落,要不是院里有个加护病号,她还真想在这里多待几天呢。虽然刘慧子对自己不冷不热的,但好歹人家也没有亏待自己,每天一碗鸡汤的递着,看把自己的脸蛋都喂得圆乎乎得,每天吃的那么好,就是犯困,文芷雨打了个长长的哈欠,眼皮越来越困,困的她几乎睁不开眼来。她想踩刹车,脚却怎么也用不上力,“哎,好困,真的好困呀,好想好想睡觉。”就在文芷雨眼睛快要闭上的那一刹那。忽然“砰”一声巨响,文芷雨最后引入眼帘的是满血的玻璃以及宋景明那变形的脸,她想使出全身的力气摸摸宋景明那发皱的脸,最终却是无力的垂了下来。“宋景明他刚才流泪了吗?他说什么?对不起?为什么对不起呢…”

刘慧子坐在树下,思绪不宁,刚才儿子质问她的话历历在目。儿子记起来了,他全部都记起来了,明明自己隐藏的那么好,明明儿子已经不在用那种眼神看自己,那种愤恨、失望、惧怕的眼神,和当年他目睹那件事情之后一模一样。一想起那种眼神刘慧子就心痛不已,明明都过去了,明明儿子又恢复了以往的孝顺,可为什么,为什么现在儿子会用那种眼神看向自己?他刚才说什么?他说他恨我,说我是魔鬼。哈哈,我是魔鬼,我最放在心上的人,竟然说我是魔鬼?哼,我知道,都是因为那个女人,不过,他现在过去也已经晚了吧?她对她多好啊,没晚炖4个小时的鸡汤,哈哈,不过每碗鸡汤可都是送她命的毒药,哈哈哈。儿子是我的,就算恨我,那也是我的,谁也抢不走。此时电话响了,等到刘慧子赶到医院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儿子宋景明苍白的脸,他一动不动的躺在白色的床上,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,刚才有人给她打电话说是儿子快不行了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刚才还责骂自己的儿子怎么突然就不行了呢?她腿一软,爬到儿子的床前,看到他身上插着那样大的针头,她的心似要流出血来, 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:“儿呀,妈错了,你为什么要抛弃妈妈呀,妈妈活了这么多年都是为了你呀,你怎么舍得离开妈妈呀,作孽呀,老天爷,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呀,都是我做的错事,为什么要报应在我儿子的身上。儿子,你醒来看看妈呀,难道你真的不要妈妈了吗…”这时候两个刑警走了过去,面无表情的说:“刘慧子,我是xx市刑警大队队长王阳明,现怀疑你涉嫌20年前谋杀你的丈夫宋大明,请配合我们去警局接受调查。”当那双手铐烤着刘慧子的时候,她突然看到了站在窗外的文芷雨,“文芷雨,你这个贱人,你害死我儿子,你不得好死…”她挣扎着想要扑过来却被刑警死死的拉住,她边走边不停的大声叫骂。文芷雨隔着窗户看着佝偻着背,但嘴里仍然咒骂着的刘惠子,她的心里没有丝毫的同情。她知道刘惠子的心里住着一条毒蛇,就算不向自己吐出信子,也会向别人露出獠牙。在她的心里,除了她自己,不然她当年也不可能把宋景明推下屋顶。就算她的儿子,也可以去伤害,她属于极端自私的人格,她就像一个女王般掌控自己的儿子,那就不是爱了,而是一种变态的占有。她害自己,一方面是和他儿子走了近些,一方面就是她可能怕自己发现她的秘密吧?也亏的自己命大,要不是宋景明在最后的关键时候用他的车挡住了自己,说不定自己就真的连人带车滚进山崖,死无丧身之地了吧?她神色有些复杂的看向宋景明,心中涌出无数的念头,她记得将自己送到病房的时候,宋景明就亲自报了警,他说他早已经记起了所有的事情。可是他恢复了记忆,却没有告诉自己,或许真的只是不敢面对吧?也不忍心自己的母亲去坐牢吧,好在他在最后时候选择报警并救了自己。这也还清了他母亲对我造成的伤害吧,文芷雨想到这里,眼神坚定的走向了宋景明。

刘慧子一个人缩在角落里,想起了自己小时候,那时候,她家道中落,为了钱,父母让她嫁给死人做鬼妻,无论她怎么哭泣挽求,母亲留给她的都是一个决绝的背影,曾经母亲也是真心爱过自己的呀,难道母亲的怀抱,父亲的肩膀都是假的吗?明明他们那样的爱着自己,为什么抛弃自己的时候毫不留情呢?她深深的绝望了,在送嫁途中佯装肚子疼,逃出了村子,她还记得那天天气极好,她明明没有吃多少饭,却跑的极快,她听见周围有鸟叫,树叶绿油油的,路上都是不知名的野花,明明是一派祥和光明的景象,为什么她要没命的奔跑?她真想躺在地上,永远就那样不醒来。有时候她实在跑不动了就随手摘下一大把花填在嘴里,现在她还记得那苦涩的味道,甚至后来遇见宋大明之后,一吃饭就呕出黄色的汁水来。对,是宋大明救了她,带她回到了这个小山村,她是感激他的,感激她给了自己一个家,给了自己一个儿子。甚至,她很爱她,经历被亲人抛弃后,她紧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,这个他用生命去爱的男人。宋大明本就是个巧嘴,只要他愿意,没有不动心的女人,有时候两人情到浓时吴大明潮红着脸,捏着她胸前的柔软对自己吐露出各种情话,她觉得自己就是最幸福的女人。可是,在她沉浸在宋大明的温柔乡里时候,她忘了,男人是最靠不住的。那个抱着她指天发誓说一辈子只爱她的男人还没有2年就变心了,他在外面玩的越来越过火,这些事刘惠子也可以忍受,当年父亲也是这样的,母亲也说过,男人都是玩够了收心了自然就会回家。她依然是他的妻子,他的根在这里,再飘能飘到哪里去呢?可是刘惠子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竟然被那个女人教唆和自己离婚,当刘惠子看着那个趾高气扬,不可一世的丈夫,她的血直冲脑门,她不可以让他离开自己,自己这么的爱她,他怎么能背弃当初一生一世的诺言呢,她绝对不允许,她毫不犹豫的随手拿起铁勺就朝着他的头打下去,“砰”墙角瞬间出现一朵血花,她看着那朵血花想起了自己逃跑的那天,那一路盛开的鲜花,她忍不住咽下了一口水。她想看到更多的花,她喜欢这些红色的花,于是她更加兴奋的一下又一下的击打着自己的丈夫。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彻底轻松了,鲜红的血液喷溅在她的脸上,她的眼中露出疯狂,她伸着鲜红的舌头勾掉溅在唇边的血珠,就似那些救了他命的花朵,她细细的品尝着,然后又使劲的咀嚼,似沙漠中久未遇甘霖的旅人看见绿洲般疯狂,后来呢?后来他就将丈夫埋在了院前那颗他为自己种的无花果树下,这还是当年她刚嫁过来的时候,他为自己种的呢,多好呀。刘惠子想着想着脸上不禁露出了笑容。现在她坐在这个阴暗潮湿的角落,想到儿子刚才对她说的话,她的心疼了,脸上也出现了落寞的表情,突然她的脸变得麻木起来,她看着儿子刚才递给他的刀片,滑到了大动脉上,血舀舀的流出来,染红了她的衣服,她闭上了眼睛。脑中回荡着儿子刚才说的话:“妈,你知道你当年为什么会那么容易的就杀了宋大明吗?呵呵,那是因为我提前给他喝的水里下了敌敌畏呀,本来,你不用杀他,他也会死的,我为什么杀他?呵呵,如果他不是在喝醉的时候老是侵犯我的话,我也没有那么恨他的,妈,警察就要验尸了,如果他们发现宋大明有提前中毒的迹象…妈,你很爱我的对吗?”

 

本文收录在
0评论

简介:跟我一起嗨嗨嗨!


爆料不仅可以分享好文、知识、攻略...您还可以发布淘宝、京东、拼多多、天猫、抖音等平台值得买的商品优惠券,帮助更多网友享受正品实惠!赶快行动起来吧!

爆料新人可获额外奖励
发帖奖励

投稿一次奖励2积分。

更多奖励机制详情请戳
切换注册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